名称升级联赛毫无变化 披着中超马甲的甲A幼兽

0

澳门、马来西亚乃至印度尼西亚赌博公司的介入使得盘口成为了中超的新生事物,尽管在末代甲A的最后两年就有境外公司给中国联赛开盘,但是盘口对于中国职业足球的影响却从未这么大。

比赛之前问盘口就像比赛之前问裁判一样成为了诸多中超球队赛前准备工作的一项,而猜内鬼也成为了各个俱乐部老板乃至附庸媒体的一项工作。

比赛开盘其实很简单,但是能在甲A最难攻下来的北京取得3分进4个球的健力宝却在3天后主场被水货逼平就是不简单的事情。一场比赛的盘口能在比赛前半小时之内连跳5个档次,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需要绝对的情报和难以估算的大规模资金。

没有证据是共同的托词。赌球逐渐成为了一种时尚的标志,但是在中超的赛场上,它却是一个毒瘤。

不过被怀疑者中也难免有枉死鬼。每当有球队打不好或者爆出冷门之后,就会有一番自查风暴出现,出现失误的球员则百口莫辩。内鬼打击扩大化和盘口恐怖也是中超的一项标识。

外籍教练是在过去10年的甲A赛场上区分职业化时代与专业化时代的标志之一。但是在中超的赛场上,外籍教练和过去10年相比少得可怜。在联赛开赛之初,鲁能有图拔,申花有威尔金森,大连有科萨。但是两轮过后,威尔金森离开了上海,科萨也离开了大连,只有图拔一个人还坚持在岗位上。虽然现在力帆请来了一位马林,但是该队的实力却很难保证洋和尚唱出翻身道情。

北京现代队的教练班子里有教练组组长杨祖武、有总教练沈祥福、有执行主教练魏克兴,就是没有主教练。

大连实德队的教练班子里石磊是名义上的主教练或者执行主教练职务的人,而明眼的人都知道真正的主教练是郝海东。

上海申花队在威尔金森走后将贾秀全扶正,但是楼世芳的双簧却不敢名正言顺,还玩了个花活名为代理主教练。

沈阳金德的张光莹下课后,段鑫并没成为真正的主教练,他的名号也是执行主帅,看来中超偏爱执行两个字。

天津的大戚带队死活不胜,他不想辞职,而俱乐部也不想让他下课。所以刘春明这个负责训练、负责出场名单、负责指挥一切的人却只有主教练之实而无主教练之名。

12支中超球队就有5支球队的主教练无名或者无实,这也算是创造了11年职业联赛历史纪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