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疗法治疗自闭症 绝望下的唯一选择?

0

罗滕贝格法官教育中心是美国目前唯一使用电击疗法干预自闭症等患者自残或攻击行为的机构。28年前这家机构刚推出电击疗法时,反对声就不绝于耳。时至今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也提议禁止这一做法。

提起电击,人们往往联想到严刑逼供,与“残忍”“不人道”等字眼相连。但对于米切尔·希尔和妻子来说,电击疗法却是女儿萨曼莎的救星。

萨曼莎自小患自闭症,动不动就攻击别人,不管是老师、亲人还是别的小朋友,她动辄上手打、张嘴咬、抬脚踢,大家对她唯恐避之不及。小姑娘对自己也下手颇重,2005年12岁时撞头撞得双眼视网膜脱落。父母带她到处寻医问药,却无济于事,不少学校和治疗机构因她病情严重还对她下了逐客令。

希尔夫妇几经周折,找到了罗滕贝格法官教育中心。这家机构位于马萨诸塞州距波士顿约32公里的坎顿市,专门接收自闭症和其他精神疾病患。渐进式电子减速器(GED)是它应对萨曼莎这样有严重自虐或攻击行为者的专用装置,一般贴着皮肤绑在患者手腕或腿上。一旦患者行为严重失控,工作人员会启动遥控器,时长2秒、最高可达45.5毫安的电子脉冲将通过减速器贯穿全身,俗称“电击”。如此重复,久而久之,患者可能将这种痛苦和异常行为联系在一起,从而作出改变。

在希尔夫妇眼中,这样的电击疗效显著。仅仅数周后,女儿不再自虐,不久停止其他暴力行为,后来甚至不再靠药物控制病情。虽然女儿自此再没离开过罗滕贝格法官教育中心,但“和从前判若两人——快乐,漂亮,常常哼着歌”。

萨曼莎的父亲说,GED是罗滕贝格教育中心行为治疗方案的一部分,“当孩子或成人出现危及生命的异常行为而其他形式的心理治疗和精神关怀却不起丝毫作用时,”这套方案可能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虽有争议却是迄今唯一证明有效的疗法。

罗滕贝格教育中心也认为,对一些行为严重失控、破坏性强的学生,传统行为矫正方式已难见效。GED就是用于这样的重症患者,但要事前通过一系列程序:法庭检查,家长同意,专业委员会同行审议以及人权委员会批准,另外教育中心还要提供与GED配套使用的其他治疗方案。

教育中心介绍,它的患者中既有儿童,也有成人。他们居住在附近的集体公寓,有的上学,有的工作。目前有46名患者佩戴GED,占患者总数的五分之一。

这家机构强调,GED是工作人员最后一张牌,且要配合其他行为干预手段开展,如正面鼓励、教育、训练等。它提供的数据显示,GED能大大降低患者自虐和攻击行为,同时减少患者服用神经药物的需求,这些药物多会引发肥胖、精神呆滞等副作用。

在罗滕贝格教育中心,不是所有家长都支持电击疗法。在谢丽尔·麦科林斯看来,电击疗法差点杀死了她儿子安德烈。

2012年曝光的一段视频显示,10年前时年18岁的自闭症患者安德烈面朝下被绑在一块板上,7小时内接受31次最强级别的电击。每当电流经过,他都痛苦地痉挛,一次又一次尖叫着“不!”谢丽尔说,当时教育中心突然断了儿子的神经药物,孩子正处于“断药期”。

谢丽尔后来将教育中心告上法庭,看过这段视频的人无不动容。最后,双方达成庭外和解,具体金额不详。

教育中心执行董事格伦达·克鲁克斯辩解道,安德烈的例子只是个案,不具代表性。中心主管们后来“认真审视了部分非常有争议的措施”,决定今后如遇到类似情况,会提前中止电击,加大调查患者行为失控原因。

但反对者指责教育中心回避重点。他们认为,即使电击疗法能一时制止患者某些不良行为,但撤掉装置后患者可能又恢复原状。而那些看到同伴遭电击的患者可能因此产生心理阴影,部分患者甚至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症状。更现实的问题是,安德烈一案和其他被曝光的案子显示这家机构可能并非像它宣称的那样视GED为终极治疗方案,而是将它作为惩罚手段——只要不听话,就电一下!

残疾人权益组织指出,罗滕贝格教育中心使用电击疗法并非仅针对学生极端行为,有时学生只是犯些小错,如未经允许离开座位、打断他人讲话等,都要遭电击。更让人担忧的是,教育中心执行电击的环节中有不少漏洞,最终可能伤及患者。

2007年,一名已经出院的患者冒充工作人员给教育中心打电话,提出给某房间学生予以电击治疗,导致两名还在床上躺着的学生无缘无故被电击数十次。4年后,马萨诸塞州检方指控这家机构创始人马修·伊斯雷尔毁坏证据,授意手下销毁相关监控视频。最后,伊斯雷尔以离开学校为代价与检方达成庭外和解。

目前,关于自闭症患者为何会作出极端行为,医学界尚无统一认知。部分人认为,这些行为是患者自我刺激的一种形式,以缓解因无法正常交流造成的焦虑和沮丧情绪。

GED疗法源于一种名为应用行为分析的治疗理念。这种观点认为要改变自闭症等患者的自伤或攻击行为,最佳途径是应用一系列正面和负面刺激,如表扬和惩罚。与负面刺激相关联的治疗称为“厌恶疗法”,即用痛苦的处罚方式改变病患行为习性。

伊斯雷尔相当认同厌恶疗法,1971年在罗得岛创建了这家中心。中心起初名为“行为研究所”,采用打屁股、掐学生、往学生身上浇水等体罚措施。

1979年,FDA批准使用一种电击厌恶疗法。9年后,伊斯雷尔在他的机构引入电击疗法,最初的GED装置符合管理局规定。

但这家机构现实中不少做法颇受争议。马萨诸塞州政府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两度试图关闭这所学校,可许多家长纷纷为伊斯雷尔辩护,两场官司以法庭宣判学校无罪而告终。在前一场判决中,欧内斯特·罗滕贝格法官裁定这所学校可继续使用电击疗法,前提是每名学生治疗方案需得到地方法院许可。学校由此更名为“罗滕贝格法官教育中心”。

2012年,FDA致函罗滕贝格教育中心,警告它擅自更改GED装置,相关数据已超出政府规定范围,如第4代GED输出电流是起初版本的3倍。

2016年4月,FDA提议禁止使用GED,理由是这种装置存在“致病或致伤风险,且风险极大”,而这些伤病无法彻底治愈。管理局在声明中说:“正面行为支持等现代行为疗法和药物能让医务工作者找到其他办法,治疗这些患者的自残或攻击行为。”

GED早期版本研发者、佛罗里达大学心理学和精神病学教授布赖恩·岩田说,GED疗法已经过时,他和同事们已找到其他替代疗法。他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儿童医疗中心肯尼迪·克里格学会和佛罗里达大学医治了上百名存在自虐自残行为的患者,包括“最严重的病例”。通过奖励和延时、禁闭等较轻程度的惩罚,部分患者病情好转。

“这可能要更长时间,”岩田说,“如果不管谁进门,我们就用电击,显效可能会快些。但大多数业内人士无法接受将电击作为治疗问题行为的一种方式。”

围绕使用GED,罗滕贝格教育中心官司不断,争议不休。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残障人士事务律师苏珊·米兹纳说,电击是“相当野蛮的治疗手段,显示出我们如何对残障人士区别对待”。不过,她也指出:“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不会有多少家庭愿意考虑这个疗法。我们这个社会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没人给他们别的选择?”(王鑫方)(新华社专特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