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主场或将被取消 中超何时会有五棵松?

0

3月30日晚,北京首钢在万事达中心(原五棵松体育馆)1.8万名球迷的助威声中首夺CBA总冠军,鲁能泰山在青岛天泰体育场以1:0客场小胜青岛中能()。看过这两场比赛直播的球迷也许会发现一个问题:华丽的五棵松体育馆和简陋的天泰体育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中国足球的版图上,青岛是与大连齐名的“足球城”;这座城市不缺乏足球土壤,曾经开出过绚丽的足球之花,从这里走出过郝海东、宿茂臻(微博)、李小鹏(微博)、王永珀(微博)等球星;单论成绩,青岛足球虽然不像大连足球那样辉煌,不过自从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青岛的本土职业球队在绝大多数赛季里都处在顶级联赛队伍的行列之中。而如今,青岛足球和其当下唯一的一支中超球队青岛中能俱乐部正走在一个十字路口当中,焦急地等待中国足协最后的宣判。

近日,中国足协下达最后通牒,如果第11轮之前,青岛天泰体育场或者国信体育场还达不到亚足联和中超联赛准入标准要求的话,青岛中能只能到别的城市另选主场,或者剩余的20轮联赛全部打客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管是天泰体育场还是国信体育场(原颐中体育场),都无法在剩下的这几个月时间里整改完毕。3月30日晚,青岛中能在主场输给鲁能泰山,而这场比赛,很有可能成为“齐鲁德比”在天泰体育场的绝唱。

早在2月15日,中国足协就对青岛中能俱乐部下发了《关于对青岛中能足球俱乐部申报2012赛季中超联赛主体育场检查情况反馈意见函》,明确表示天泰体育场不能作为新赛季青岛中能俱乐部的主体育场。当时距离青岛中能的首个主场比赛只有1个月的时间,后来经过各方面的努力,中国足协给了青岛中能一个缓冲期,要求他们尽快落实主场,但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期限,就在青岛中能俱乐部还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这件事就此不了了之时,没想到在近日收到了中国足协的最后通牒:再不达标,要么换主场,要么剩下的20轮联赛全部打客场。

与青岛中能俱乐部同病相怜的还有广州富力。中国足协之所以这次态度如此强硬,主要是因为自身也承受“上头”的压力,屡屡被亚足联当作工作不力的反面典型。这个赛季中超亚冠名额被削减了0.5个,就是因为一些俱乐部的软硬件不达标。3月23日,亚足联又一次召开工作会议,在参加亚冠的26个会员协会中,25个国家的准入标准和监管办法都得到了通过,唯独中国足协的职业联赛准入标准未获得通过,这逼得中国足协只能下狠心,向“拖后腿”的俱乐部开刀。

天泰体育场在多项指标上都不符合中超和亚足联的标准,为此有关单位投入上百万元进行了整改,开辟了专门的记者席和混合采访区、在记者席上甚至还安装了宽带网线、更换了面积更大的新闻发布厅,但是最致命的缺陷座席数量太少是无法改变的,天泰体育场最多只能容纳2万多球迷,并且无法让媒体通道、裁判员通道、球员通道以及官员通道完全分开,除非推倒重建,否则无法达到亚足联的标准。

在天泰体育场实际上被判了死刑的情况下,中能俱乐部只好将目光瞄准了国信体育场。1996年底颐中集团受青岛市政府的委托接管球队,用3年半的时间、总共耗资近3亿元人民币修建了可容纳6万人的颐中体育场。在摸爬滚打了8年而青岛颐中队却总是在降级的边缘后,2004年颐中集团将球队转让给了民营企业青岛中能,但是颐中体育场的所有权被青岛市政府收回,并交由青岛市财政收入三大支柱的国信集团,颐中体育场就此改名国信体育场。

中能俱乐部随后将主场迁移到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的天泰体育场,国信体育场除了偶尔承办一些大型的文艺演出之外,从2006年左右开始处于闲置状态,后来内场被租赁出去变成了高尔夫训练场,久而久之场地变得坑洼不平,根本无法进行足球比赛,而且体育场内的各种设施年久失修,大都变得破烂陈旧,除了要更换草皮之外,6万个座位也要全部更换。可以说,国信体育场的整改也是一项需要花费大量金钱和时间的繁琐工程,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完成。

据相关人士透露,中能俱乐部希望趁此机会搬回到颐中体育场,他们开出的条件是整改的费用俱乐部出,但整改完毕后该体育场的所有权归自己所有,这个条件青岛市政府显然不会答应,“用3000万的整修费套价值3个多亿的体育场,中能这个小算盘打得挺精,但这怎么可能成为现实?”一位熟知内情的青岛记者如此归纳中能的想法。最终的结果是由市政府来改造体育场,中能俱乐部则要每年缴纳数额不菲的租赁费,但问题的关键是由青岛市政府牵头整改体育场的话需要很多部门审批,而留给他们的时间并没有多少了。

如果足协的态度依然强硬,天泰体育场和国信体育场又没能在规定的时间里达标的话,青岛中能俱乐部只能将主场搬到别的城市,据传淄博和潍坊曾经有意接纳,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又有些动摇,对青岛中能来说,将主场落户这两座城市中的任何一个,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首先是能得到当地多少球迷的支持,这要打上一个问号。客观来说,由于成绩总是在降级区附近徘徊,在山东境内,青岛中能远不如鲁能泰山那样有人气;其次,青岛当地媒体的报道工作会受到很大影响,比如说将主场搬到淄博,淄博电视台没有体育频道,更不会提供直播信号,每场比赛青岛电视台只能开着自己的转播车进行转播,成本将非常昂贵。“如果青岛队的主场迁走的话,我们的报道重心肯定会进行调整,青岛队比赛不再是重点,而是要侧重本地的业余足球比赛。”一位青岛记者表示。

对青岛中能来说,最坏的结果是失去主场,剩下的20轮比赛全是客场,但这样一来,没有本队球迷的支持,中能很有可能会降级。“现在还没到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国信体育场的整改工作会加紧进行,在7月份亚足联考察之前我们不会放弃。”青岛市足协的一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明了不会放弃的态度,是不会放弃继续做中国足协的工作,还是不放弃整改体育场,他并没有回答。

青岛中能俱乐部其实现在自己也是心里没底,一位高层坦言,现在俱乐部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没到最后时刻,一切都存在变数,我们也在静观其变,看吧!我们当然更希望留在青岛,但如果国信体育场不能如期改造完毕,那么我们也只能接受外迁的结果。”至于中能俱乐部一旦确定外迁,会迁到什么地方,俱乐部人士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这个还不知道,正在谈着。”

青岛中能主场不达标这件事,其实应该给中国足球敲响警钟,中国足协强硬的态度并没有错。今年联赛各支球队挥舞着金钱,引进了众多大牌外援,重新唤醒了球迷的关注,上座率节节攀升,中超有了复苏的迹象,这对中国足球来说是一件幸事,但中超依然存在众多的硬伤,其中之一就是参差不齐、整体条件令人堪忧的球场。

除了青岛的天泰体育场之外,大连金州体育场、河南航海体育场、长春经开体育场的状况也不太好,一遇到雨雪天气,球场就变成“菜地”,在这样的场地上踢球让足球比赛失去了意义。在中超16支球队中,只有上海申花和天津泰达的主场是专业足球场,这个数字实在是太过寒碜。

刚刚结束的CBA总决赛,北京五棵松体育馆每场比赛都座无虚席,成为篮球迷享受篮球盛宴的“天堂”。实事求是地说,本次CBA总决赛给中国篮球“加分”不少,NBA(微博)标准的五棵松体育馆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而中超联赛就缺少自己的“五棵松”。一个成熟的职业联赛需要面向市场,只有在愉悦球迷后才能得到回报。在这一点上,鲁能主教练滕卡特就深有感触,每场比赛之前他都会对球场做一番评价,当他习惯了巴萨(微博数据)的诺坎普或者切尔西(微博数据)的斯坦福桥这样的足球圣殿后,来到中国只能在坑坑洼洼的“菜地”上踢比赛,你可以想象这其中的落差有多大。(时报青岛3月31日电)

在2008年修改版的《中超体育场标准(试行)》中,体育场规模要求首当其冲,“举行中超联赛的体育场应拥有三万个以上的固定观众席位,如体育场达到本标准的其他要求,仅固定观众席位数量未达规定标准,而在其注册区域内,又确无其他体育场可以选择,在向中超委员会申报并获批准后,可使用有不少于两万个固定席位的体育场,但以3年为限。”目前天泰体育场可容纳人数为两万人,不满足首条要求,而该标准的其他要求,如设置球员、裁判员等专用出口、保证球迷安全疏散等方面,天泰体育场也未能达标。尽管标准中为人数不足三万人的情况提供了回旋的余地,但在国信体育场使用权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以天泰体育场目前的情况,青岛队“无家可归”的可能性正由“死缓”向“死刑”升级。(综合)

蒿俊闵赛后确认伤无大碍 青岛主帅不知有冲突2012.03.30

滕卡特谢年轻队员表现 青岛主帅称对不起球迷2012.03.3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